建站知识frequently questions

主页 > 网站建设知识 >
关于我们About Us 建站流程Website flow 建站知识Website knowledge 优化知识Seo knowledge

历史上有些故事,我们为何选择去相信,比如霍元甲

作者:建站无忧网   时间:2020-06-08 08:06

本文转自公众号:高广银讲历史

霍元甲、陈真、叶问这类民族大义的电影,时常把观众看得热血沸腾。通常电影故事是不能细究其历史的,真实的霍元甲不但没有创办精武门,而且也没有打败俄国大力士,但是这些并不影响我们对于“故事”的塑造,我们的民族精神,民族信仰,都是在这一个个故事当中被塑造的。

霍元甲真实历史

霍元甲字俊卿,生于清朝同治七年十二月七日(公元1869年1月19日),出生在直隶静海县小南河村,也就是今天天津西青区小南河村。霍元甲祖籍河北省东光县,后来他父亲霍恩弟搬到小南河村,过去小南河村是天津有名的棚户区,曾有句民谣:有女不嫁老东乡,喝苦水,吃菜糠,卖儿卖女饿死娘,这里的老东乡指的就是小南河村。

霍元甲的大女儿霍冰如后来回忆,霍家当时在村子中属于中等家庭,所住的房子是土坯墙,并不是电影中的豪宅。父亲霍恩弟也不是自己开镖局,而是在别人家镖局中做事,闲时回家务农,并且教晚辈习武。霍家也不是什么大药材商,霍元甲后来帮日本留学回来的农劲荪经营药材铺。

河北沧州是武术之乡,霍恩弟从小就习武,后来霍元甲的功夫也是从父亲身上习得。年轻时候的霍元甲,并没有什么建树,二十几岁的时候,曾经挑着四五百斤的高粱秸到天津换一些零花钱,力气是非常惊人的。

霍恩弟有三个儿子,长子霍元栋,次子霍元甲,三子霍元卿。霍元甲在叔辈兄弟中排行老四,所以也被称为霍老四。成年之后,霍元甲依照父母之命娶了邻村的王氏为妻,生了2个儿子,3个女儿,第二个女儿生下来就死了,小女儿霍东琴在霍元甲死后没几天也去世了。

霍元甲为人正直,和赵倩男的婚外情,根本就是子虚乌有。霍元甲夫人王氏小他1岁,夫妻俩非常和睦,在霍元甲死后,王氏一个人抚养着子女度日,在建国后去世,享年91岁。

霍元甲个性非常内敛。这也为他规避了很多是非,1900年天津爆发了大规模的义和团运动,很多习武之人,尤其是河北籍,都参与其中,但是霍元甲却没有参与。

在1919年9月份《新青年》所载霍元甲口述:“吾霍氏之技,手仅一手,手仅一刀,枪仅一支,吾固不愿吾国人徒以一刀一枪胜人也”。在这场运动中,所杀的不是洋人士兵,也不是洋人传教士,大多数本地基督教徒,由此可见,霍元甲为人还是非常正直的。

霍元甲打败俄国人

关于霍元甲在上海张园设擂台比武一事,主要来源于1919年精武建会10周年特刊《精武本纪》的记载,后来1984年上海精武体育会成立75周年之际,所刊登精武体操会的历史也是按照《精武本纪》记载内容。后来天津西青区霍元甲史料征集,编撰而成的《霍元甲正传》中,其中也搜集了很多1910年的一些报刊资料。

其中民国初年袁殿元所编撰《静海县志》中对这件事情记录最为详细:“上海北数里,有石巍然,铭日:‘大力士霍元甲之墓’。其附近即为文治派领袖宋公教仁长埋之所。殿元曾历其处,不觉怦然心动,以为彼二人者,各能代表我国之特性,使后来人景仰不已。……窃念技击如霍公者,吾邑世不乏人,而霍独能于国际争光,驰名父孺,是天以霍代表国人为吾邑生色于遐迩也。”霍公去世后的第二年,霍元卿、刘振声等扶柩归里,当时天津怀庆会馆悬挂了“瞻仰昂昂金刚汉,力巨出神,拳精人化,飞龙踞虎,尚武精神,浩气鹏鹏贯牛斗;讴歌堂堂勇大侠,胆坚铁石,志烈秋霜,爱国忧民,强我民族,大义凛凛满乾坤”的长幅挽联以示痛悼。当灵柩运回天津时,成千上万的乡亲都自发地出来迎接,崇敬英雄的场面感人至深。”

1909年俄国来了一个大力士名叫奥皮音,他当时在上海四川北路一家阿波罗影院做大力表演,类似于摔跤比赛,经过当时媒体大肆渲染,有“病夫之国”“东亚病夫”之言。

受到上海武林人士的邀请,霍元甲就和当时的好友农劲荪、徒弟刘振声,赶赴上海。并且约定与奥皮音6月份比武,赛前,霍元甲在静安寺路“张氏味莼园”摆下擂台,并且用英汉两种文字在《苏报》上刊登广告“世讥我国为病夫国,我即病夫国中一病夫,愿与天下健者较!”“专收外国大力士。虽铜筋铁骨,无所惴焉!”据《精武本纪》记载当时情景,“至今思之,尤令人眉飞色舞,雀跃不已”

可是奥皮音生病回国了,并没有应邀这场这场比武。这件事情于是在民间传得沸沸扬扬,于是就有了奥皮音害怕霍元甲,不敢前来比武的传说。

在《精武本纪》中记载。“奥皮音此时未知霍公绝技,俨若有气吞六合,力雄一世之慨,骤睹霍君强项之状,不禁惴惴于中。观其立约条件,有勿指戳、足勾、拳击之语,即知其气馁于中,而力怯于外也。呜呼!以老大帝国之病夫,而力挫大力士若此,亦足目空一切,并为同胞吐气”

1919年,精武体育会成立10周年之际,孙中山先生亲笔题名“尚武精神”,并且为《精武本纪》撰写序言,这次擂台比武之事再次发酵。经过当时报刊媒体的渲染,演变成霍元甲在擂台上打败了奥皮音。

故事如何变味的

尤瓦尔·赫拉利在他的《人类简史》中认为,在人类进入认知革命之后,所有的传说、神话、神和宗教也应运而生。我们智人之所以可以在短短的几十万年时间里,成为世界的主宰,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具备虚构故事的能力。对于虚构之物的想象让我们拥有共同的目标,相信我们彼此是同一民族,同一个国家,以及同一个信仰。

霍元甲生活的年代正是清王朝日渐衰落的时期,在霍元甲出生之前,爆发了第一次鸦片战争,第二次鸦片战争,这些战争都是以清帝国向列强签订不平等条约而结束。

在霍元甲二十多岁的时候,中国和日本爆发了甲午战争,这场战争对国民自信心造成了巨大的打击,曾经的藩属国,也能够打败曾经的大清帝国,此时急需要一位英雄来提振国人士气。

在20世纪30年代,上海是国际化大都市,很多外国拳师来中国进行表演,也有很多爱国的武术家纷纷走上擂台前去应战。就像“武术打假”一样,很多武术家在讲究实战的拳击面前,不堪一击,因此霍元甲的故事显得弥足珍贵。

对霍元甲的宣传也出于政治需要。孙中山的左膀右臂陈其美,提出要在上海办一家武馆,后来取名为“精武体操会”,至于“精武门”完全是后世杜撰,历史上从来没有存在过。霍元甲朋友农劲荪相应陈其美的号召,就和陈公哲等人一起,在上海建了这么一所武馆,当时起名叫做“精武体操会”。当时这个组织是为了培养暗杀人才的革命党人,蒋介石当年在陈其美部下,曾刺杀光复会领导人之一陶成章,也是陈其美主张的践行者。在1919年精武体操会成立10周年之际,得到当时孙中山的大力表彰。

无论是现代国家还是古老的部落,任何大规模人类合作的根基,都在于某种只存在于集体想象中的虚构故事。比如我们对于宗教的共同想象,可以让从未谋面的欧洲骑士开展十字军东征。同样让四分五裂的军阀,为了对抗日本人而同仇敌忾,只要我们拥有共同的故事,共同的信仰,那么我们就是同一个民族。